工具

长江日报:贫穷的错(漫画)--评论

  新闻:广州市小学生国权,因为交不出100元的秋游费,被老师叫到教室后面下蹲200下。家长闻讯赶到学校与校方沟通,不料效果不佳,孩子遭老师“加罚”200个下蹲。(11月20日《南方都市报》)

  接受采访之初,老师李某并不承认是处罚,反以锻炼身体为由搪塞,经由记者追问,才认了体罚事实,表示自己错了。认起错来都这么“顽强”,难怪不把下蹲处罚当成问题。

  如果只怪到老师个人头上可就错了,从家长与校方沟通无果来看,学校是老师强大的“精神支柱”,以至于老师此后还可以毫无压力地继续处罚国权。

  国权妈妈哭诉,拿不出钱是自己的错,和孩子无关。为儿子抱屈之余,俨然真把贫困当成自己犯下的大错,如果罚自己下蹲是可以接受的。

  教育者不是怀着热忱,抚平社会不公、贫富差距对孩子成长可能造成的影响,反倒把势利、歧视带进学校,逼贫困者无地自容。如此一来,教的是什么?又会育出什么? 文/付小为